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慢慢走,欣2012休市赏啊

发布时间:2019-03-26 10:09| 有105位朋友查看

简介:项鑫“慢慢走,欣赏啊!”这是美学家朱光潜早在上个世纪初写给我们的话,仿佛就是写给今天的我们。对每个人来说,快节奏、紧张的社会生活,似乎带来碎片化、机械化的弊端在所……

  

  

  项鑫

  “慢慢走,欣赏啊!”这是美学家朱光潜早在上个世纪初写给我们的话,仿佛就是写给今天的我们。对每个人来说,快节奏、紧张的社会生活,似乎带来碎片化、机械化的弊端在所难免,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使得我们的心多少有些无所适从,德国美学家席勒很早预言了这一境况,并提出艺术可以消除这一“工业文明”带来的异化。

  而艺术的“后现代主义”这个词意味着“多元、反叛和大众消费”,人们厌倦了一本正经的“经典艺术”,而是更偏向通俗流行的“快餐文化”,可是“快餐文化”毕竟吃多了无益。单就绘画而言,无论中西,都有非常经典的作品,可以带给人精神的滋养和慰藉,让我们安静下来,重新获力,而当我们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时候,仿佛这个世界从未有过诸如李成、王希孟、马远、提香、卡拉瓦乔、普桑……这些画史上的巨匠和他们透彻生命本真的作品。五代宋初的李成,被张大千誉为“天下第一”的山水画家,他的作品《读碑窠石图》,长松巨柏下有块石碑,一对行人立于碑前,远处是一大片空寂的原野,让人无限感叹,活着的人在死去的人的石碑前驻留,或许是生与死的对话,一定是哲思的,正如王羲之所云“死生亦大矣,岂不痛哉?”宋画的意境往往深远。无独有偶,17世纪法国画家普桑也有一幅《阿卡迪亚的牧人》,油画鲜明敞亮的色彩描绘了一群青春健美的牧人围看一个墓碑,阿卡迪亚在希腊语中叫“幸福乐土”,画中一个貌美的牧人指着墓碑,墓碑上写着“在这里也有我”,即便是幸福乐土也有死亡,希腊人直面死亡。都在描写“读碑”,都在探讨生命的意义。至今都抚慰着无数的心灵。

  去年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在北京展出,很多北京的朋友讲,排四个小时的队才得一见这一千年前的天才少年的旷世绝笔,引起轰动总是好的,经典走到大众眼前,有利于传播经典艺术。许多人对“青绿山水”是陌生的,这也难怪,这一山水画最古老的形式,在隋唐达到高峰,如展子虔的《游春图》,李思训的《江帆楼阁图》、李思训的《明皇幸蜀图》是早期的青绿山水代作品表,都流传下来了,唐中后期兴起了水墨浅绛山水慢慢取代了大青绿山水的样式,青绿山水从此起起伏伏,到北宋末王希孟,又抬起头来,世人瞩目,今天看这幅画,纵横千里,连绵不绝的山,以及渺渺无尽的水面,点缀山水之间的楼宇、村庄、桥社、渔人和行人让人们深切体会到北宋极高雅的人文风景,从中对传统文化生活会有更多有趣的发现。我们太健忘了,尤其是对古代优秀的文化和思想,我们渐行渐远了,忘了从哪里来。

  回过头来,社会生活如此丰富,当然不勉强所有人去看画展、收藏和体验画画,但是要知道很多事没有参与就永远不知道它的好。有句格言: 慢慢走,欣2012休市赏啊 “使已死的东西复活,其愉快不下于创造”。也合适于绘画的欣赏。所有的画在没有面对以前都是“死的”,而去看和体验就可以使已死的东西复活,这个过程何等愉快!每一次的欣赏都是对作品的“再创造”,有观者的参与,而且是愉悦的参与。

  不只是画家才会创作作品。人生本来就是一种较广义的艺术。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他自己的作品。朱光潜进一步说,“因为凡是创造和欣赏都是艺术的活动”,这样的人生也是艺术的人生。在这个意义上来讲,古代很多艺术家的一生都是艺术的人生,嵇康、王羲之、李白、王维,再如范宽、赵佶、苏轼、米芾、赵孟頫、王冕、唐伯虎、董其昌等等比比皆是,艺术成为他们的终极关怀,他们的宗教。所以蔡元培曾提倡“以美育代宗教”正是此意。

  外面的世界很闹,但艺术的世界很静。欢迎走进艺术世界的晴空。


中储粮

TGA标签: 慢慢走,欣赏啊

友情链接():